曹凤岐:我是一根继续燃烧的蜡烛

发布单位:北大离退休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11

 在北京大学“老有所为”先进个人表彰座谈会上的发言

——“学习之星”代表曹凤岐

      我今年73岁,身体多病:患有20多年的糖尿病,每天打胰岛素;现在还戴着心脏起搏器;很早就切除了一个肾,现在的肾指标也很不好;最近几年开始手抖,连讲稿都拿不了。但我有一个信念:有病似无病,人老心不老;只要心态好,活着就年轻。

  我还有一个理念,就是学习、学习、再学习。活到老,学到老。使自己的思想能跟上时代的发展,不保守、不落后,能为经济改革做出新的贡献。

  我还想多做一些事情。教了一辈子书,搞了一辈子科研,退休以后一下子什么都不做了,还真有点不适应。就像我在一首诗里写的那样,“工作热忱犹在,事业激情未泯,不知如何收。”不知道怎么办,我还希望做一些工作。

  2011年1月我在学校办理了退休手续,我写了一首诗《退休有感》,表达我的思绪:六十六岁办退休,酸甜苦辣五味稠。尽心教育四十载,力推改革三十秋。事业有成良知在,功德未满憾事留。廉颇虽老尚能饭,吾辈伏枥任白头。

  我应该63岁退休,但我一直申请延长退休,为什么呢?我觉得作为一个社会科学工作者,像老中医一样,年龄越大,阅历越丰富,越有经验,也许会做出更多的事情。在这里,我觉得学校有些政策还可以改进一下,比如说63岁退休后就不能再带博士、硕士,也不能再承担研究机构的领导职务,我觉得实际上是一个人才的浪费、资源的浪费,可以退休,但如果他们能够继续带博士、硕士不是更好吗?现在有不少学校聘我作兼职教授、博导,我一概拒绝,我说我要是带,我就带北大的博士,现在也有很多学校里的学生问我带不带博士了,我说已经不能带了,他们感到很遗憾。所以说,学校这样一刀切的政策我觉得可以改进一下。

  退休以后我继续为MBA、EMBA、各种短班进行上课,还继续举办各种金融的和经济的讲座、论坛,比如说解读十八大报告、十八大三中、四中全会精神, 2015年关于资本市场问题我就讲了两次。2014年底和2015年初,我最早提出“中国股市的春天到了”,我还说,春天到了是好事,但是不能很快地到夏天,到了夏天以后,冬天还远吗?实际上我已经看到了波折,所以在5月份的一次会上,我说,散户们赶快退场,6月9号,我又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报告厅告诫大家:“中国股市马上会断崖式下跌,赶快退出”,事实也证明了我的提醒。今年股市波动,现在很多人割肉逃跑,我发表了文章,还有讲话,我告诉大家,中国股市在这个点位已经是跌无可跌了。为什么出现这个情况?就是信心问题。所以我写了一首诗:“花开自有花落日,花落必有花开时。长线钓鱼需稳坐,信心要比黄金值”。实际上中国现在的股市就是一个信心问题,中央今年的政策是大力发展资本市场,要对前景充满信心。

  说了这么多,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一直还在学习。退休前后,我主持了教育部重大攻关课题《金融市场全球化下的中国金融监管体系研究》,对中国金融监管体系改革提出了建议,受到高层重视。我提出来“三会合一”,就是证监会、保监会、银监会合起来成立中国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。中央现在是“两会合一”,就是银监会和保监会合起来成立了银保监会,证监会仍独立。在“一行(央行)和两会”之上成立了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,统一协调金融监管。同我提出的改革方案思路是相同的。

  2014年底,北大召开了“老有所为先进个人表彰大会”,会上我被北大授予“老有所为先进个人”光荣称号。会后我写了一首诗表达我的心情,其中有几句是“退休只是中间站,银丝白发不老心,著书立说仍耕笔,泼墨丹青聚精神。”

  2017 年10月党的十九大召开,我认真地学习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。我主动作了一次讲座。那时我的身体很不好,咳嗽,手抖得很厉害,其实完全可以不讲,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。那天主要是讲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,讲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,我觉得这是一个学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。

  退休以后,我设立了北京大学曹凤岐金融发展基金,由我和我的学生出资,奖励优秀教师学生并资助困难同学。几年来我奖励和资助老师和学生的资金近400万元,资助困难学生有六七十人。

  最近,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的回忆录《坦荡人生无悔路》,主要是记录我成长、发展的过程。30万字的书,全是靠我“一指禅”,也就是用一个手指一个字一个字在电脑上敲出来的。

  在书的封底上,印上了我书中的一句话:我是一根蜡烛,在我能够燃烧时,我尽量拨亮烛芯,让它发出更多的光和热;当蜡烛的光开始暗淡时,我用它点燃更大的火把,点燃一盏长明灯,让它继续发光发热!

  坦荡人生无悔路,热血丹心写春秋!

2018年12月7日


下一篇文章: